这部惊心动魄的罪案剧,我要第一个安利!

J0Z3pnCR2EmCR9vL2019-10-02未命名浏览:5

这部惊心动魄的罪案剧,我要第一个安利!

随着《凪的新生活》大结局,

我们又失去了一个夏天。

风带着秋天的味道,就连这部新剧都沾染了几丝凉意——

《棋盘上的向日葵》

别看名字烂得一塌糊涂,剧情却有绝对的吸引力。

这部剧改编自去年获得书店大奖的同名小说。

由和BBC齐名的NHK出品。

《我的恐怖妻子》的编剧黑岩勉担任本剧的编剧。

出演过《卖房子的女人》的千叶雄大主演。

千叶雄大饰演的角色叫上条桂介

他的履历可以说是光彩夺目。

从东京大学毕业后,上条桂介创立了软件公司,成为了IT行业的领军人物。

1994年,30岁的桂介突然隐退,立志成为一名专业棋士。

这不是什么心血来潮的玩票,桂介在下棋上极有天赋。

在很短的时间内,他从一名业余棋王晋升为了一名职业棋手,即使和国内知名的棋手对垒也能连胜。

凭借高超的技艺,桂介一夜走红,成了将棋届的新宠,新闻头条的常客。

同一时间,警方在崎玉县的天木山发现了一具去世已有三年的尸骸。

受害者的衣服有被刺破的痕迹,应该是被人捅刺身亡。

因为去世时间太久,受害者的身份变得很难被确认。

奇怪的是,这具尸骸的胸前放着一个棋盒。

里面的将棋是江户时期的知名匠人所制,如今已是价值连城的古董。

受害者和这副将棋有什么关系?

凶手为什么要把如此贵重的东西放在受害者身边?

难道凶手不怕警察顺着这盒棋子找到他吗?

难道凶手对受害者怀有特殊的情感?

资料显示,匠人菊水月当时只做了7副一模一样的将棋。

案件一下子变得简单起来。

一 一探访这7副初代将棋的收藏者,缺失的将棋一定就是受害者胸前的那副。

从收藏者口中打听那副棋的下落,最后的持有者很可能就是凶手。

通过排查,有一家古董商店持有的棋不是初代,而是二代,初代已经卖出去了。

最后一副初代棋究竟在谁手里呢?

最终,警察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叫唐泽光一郎的人身上。

唐泽如今已经说不出话,他的妻子说,丈夫把将棋送给了他们的“儿子”。

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上条桂介。

上条桂介和凶杀案是什么关系?

死者是什么身份?又是因为什么被杀呢?

唐泽因为什么变故而不能说话,只能坐轮椅了呢?

一切都要从22年前的1972年说起。

8岁的上条桂介可谓身世悲惨。

母亲在他6岁时去世,母亲死后,父亲庸一性情大变。

他酗酒、打麻将、根本无暇照顾桂介,动不动就对桂介一通暴打。

家里没有充足的食物,桂介每次跟爸爸要钱都会被骂。

桂介平常只能吃干面包,喝水管里的凉水,靠送报纸赚生活费。

他常年只穿一套衣服,发臭的衣服让同学们有了欺负他的理由。

同学们经常往他身上丢石头,老师即使知道他被欺凌也置之不理。

桂介虽然有父亲有学上,但处境比孤儿还惨。

这样的环境里,将棋成了孤独的桂介唯一的娱乐方式。

在送报纸的时候,桂介遇见了唐泽光一郎。

唐泽是一名退休的校长,也喜欢下将棋。

唐泽和妻子没有孩子,于是心生怜悯的他们就把桂介当作了自己的儿子。

他们给桂介买食物,给桂介买衣服,和桂介一起下棋。

发现桂介下棋天赋的唐泽,决定自费送桂介去参加奖励会,走职业道路。

无奈庸一死活不同意,桂介只能放弃将棋,努力学习考大学找工作。

在桂介考上东京大学后,唐泽送给他一副菊水月的初代棋。

唐泽认为,只有在天才棋手的手中,这副棋才能重现光辉。

在东京,桂介认识了一个曾经是棋手如今干赌棋行当的“鬼手重庆”。

他本想跟着东明学棋,没想到自己的古董棋却被东明骗去抵押了。

桂介能找回这副珍贵的将棋吗?

受害者的身份究竟是桂介的父亲,还是东明呢?

凶手究竟是不是桂介呢?

受害者胸前的那副棋又代表了什么意思呢?

《棋盘上的向日葵》分为两条线。

一条是上条桂介大杀四方,一路开挂,闻名全国的线。

一条是石破警官和佐野警察联手调查案件,寻找真相的线。

两条线中间穿插着上条桂介黑暗又无助的过往。

相比案件本身,上条桂介的经历和转变更让人震撼。

一方面,

已经创立了公司,成为IT行业领军人物的桂介,为什么突然又要拾起将棋的梦想呢?

是什么变故,促成了他的职业转变?

另一方面,

如果桂介是凶手,是什么原因,让他从天才少年变成杀人凶手?

与其说他有罪,不如说这个社会有罪。

父亲打他骂他让他受冻挨饿,没有社会机构关心这件事。

父亲甚至用“我只有你了,你也要抛弃我吗”这种情感勒索的话语让年幼的桂介放弃了继续学棋的梦想。

同学打他骂他欺负他,没有老师关心这件事。

即使多年后他们在报纸上看到桂介的新闻,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内疚之情。

在桂介的成长过程中,只有唐泽用温暖救赎了他。

他是桂介生命里唯一的光亮。

偏偏,连这唯一的温暖,桂介也将要失去。

《棋盘上的向日葵》的剧情很容易让人想起有才华的主角杀人的《砂之器》和《祈祷落幕时》。

《砂之器》中,三木为了不埋没和贺英良的钢琴天赋,让英良和麻风病父亲分开。

最终,功成名就的英良为了掩盖自己的过去,出于虚荣心杀害了三木。

《祈祷落幕时》里,父亲为了不影响女儿浅居博美的未来。

掩盖了女儿失手杀人的事实,并让女儿烧死了自己。

这三部电影都属于社会派推理,都通过罪案揭示了人性。

谁杀了人不是重点,为什么杀人才是重中之重。

后者揭示出的人性的黑暗或温暖,社会的残酷或美好,

往往最惊心动魄。

相关文章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